复制一个文件,改文件名,打开,改标题改时间,然后开始写。

从下午四点开始,我坐在书房的桌子前,姑且称之为书房吧,我坐在书房的桌子前,周末、午后、清静,难得的,同时我知道,也许是难熬的。我开始意识到我可能又要陷入那种令人行为瘫痪的情绪当中去了,每当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静下来的时候便会如此。

卧室里窗帘始终拉着,有种暗暗的感觉,不够敞亮。也许是因为这个,待久了心情就开始低落。我想逃到书房去,那里有两扇窗,没有窗帘,夕阳照过来,格外地敞亮。但那里又不能打字。

看看草稿里躺着不少文件,都是些只言片语。也不想打开,不想看。

昨天回到那大给爸爸过生日,今天早上起来吃个早餐便上来海口。回个家,待不满24小时。
很长时间里,每次回去都想去尝一尝一小对面的锅边馍、想再吃一碗东门街的炒田螺。昨天吃完午饭时间也不早,肚子尚饱,也就没想着去吃锅边馍,困顿的一睡睡了一下午,到了五点才起来。可是晚上就完全没理由了,九点、甚至到了十点都还有那么一丝挣扎,挣扎着想要出去。最终还是没去,不想一个人去。我不知道独自一人走到东门街,坐在那小摊上独自一人吃着田螺是怎样的窘态,我该边吃田螺边想着什么好。

写在朋友圈里设置成私密的话,也许你不会有机会看到了,但在心底里又抱着毫无希望的一丝丝希望,希望你看到。那都是写给你的话。

我讨厌每次回来独自面对这空无一人的屋子。我想我还是不习惯。